推荐极速快乐8—极速6合5分钟: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狼性总裁晚上见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1

作者:七条命的鱼 字数:3505
此书首发于【17k极速快乐8—极速6合5分钟网】, 114啦极速快乐8—极速6合5分钟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手机在客厅响了,沈一生擦了擦手从厨房往外走,她以为是顾哲安接到沈思楠了。

结果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沈一生犹豫了一下,才接通。

“喂?”

“喂,请问是沈凉小姐吗?”一道男声从听筒里传来。

沈一生心底一惊,会有谁知道她原来的名字,难道……

察觉出沈一生的犹豫,对方又开了口,

“沈凉小姐,我是李管家,”

“李管家?”沈一生更震惊了,李管家是她家的管家,可从她从国内出来以后到现在,她从来都没有一点关于国内认识的人的消息,李管家怎么会突然给她打电话。

“沈凉小姐,想必你也知道,”正当沈一生还在思考得时候,听筒里又传来话,“想必您也知道,自从老爷死了以后,整个沈氏该散的都散了,而我也跟随你的母亲到了法国,今天打这通电话的原因是,您的母亲已经快不行了。”

“什么,”沈一生猛地坐到了沙发上,“你说什么,”

“沈凉小姐,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如果有空的话,拜托你来看望一下你母亲吧,有可能真的是最后一面了。”

沈一生沉默了好久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母亲先前还打过电话让自己不要再联系她,可是没想到刚过了这么长时间,竟然会是最后一面,沈一生握紧了自己的手,

对面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那沈凉小姐我先挂了,”电话挂断的声音传来,

沈一生脑子里全部都是“最后一面,最后一面,”沈一生脑子越来越疼,

她想起她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自己到底要不要去,要不要去见这最后一面,如果换成以前,沈一生肯定是毫不犹豫的就去,可是现在,自从母亲上次打电话来说过以后,沈一生就刻意的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件事,可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何况,自己的病情刚刚稳定,如果去见了母亲,万一自己的病情复发,那沈思楠该怎么办,沈一生的头越来越痛。

过了一会儿,沈一生颤抖着双手拿起手机,把电话又打了过去。

“喂,沈凉小姐,您是改变主意了吗?”电话一被接起,沈一生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就急急的问到。

“我母亲现在在哪个医院?”

顾哲安刚接到沈思楠就收到了沈一生的短信。

“我去一趟法国,大概得两三天,帮我照顾好思楠,我一定快去快回。回来再说什么事。”发件人是沈一生。

顾哲安当时就懵逼了。谁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说好的升职请吃饭呢,刚才不还说让自己去家里吃饭,这才一会儿怎么就变卦了,何况她一个编辑,去法国出什么差啊,顾哲安觉得哪儿不对劲,不会是为了让自己不去家里吃饭而编的瞎话吧,那也不对啊,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可能让自己带着沈思楠啊,何况沈一生又不是那种连顿饭都不想让吃的人,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顾哲安想。会是什么事情呢。

电话再打过去就是关机。

顾哲安看了一眼怀里的沈思楠:“你妈咪不要我们了,”

沈思楠看了顾哲安一眼,搂住了顾哲安的脖子。

到底去干什么,这么着急,连思楠都不带。顾哲安心里涌起一阵强烈的不安。

不会是,顾哲安想,不会是因为她的以前吧,顾哲安感到越来越不安了,他琢磨着要去找沈一生,可是法国这么大,该去哪儿找呢,何况自己还带着这么个小不点。顾哲安看了看沈思楠,后者正盯着自己衣服上的纽扣发呆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顾哲安觉得有点好笑,一个一岁半的孩子,连话都说不怎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他在思考些什么呢。顾哲安觉得他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呢。

沈一生买好票就登了机,现在是旅游淡季,坐飞机的人少,刚好容易买票,容易上。

到了法国已经是晚上了,沈一生一出机场便看到在机场等候他的管家,可显然管家并没有认出沈一生。

沈一生走到管家的面前,“李管家,”

管家惊愕的看着冲自己打招呼的沈一生,“你是,……”

“我是沈凉啊,李叔你不认识我了?”沈一生回答,

“这也变化太大了,”李叔是知道沈一生整了容,换了面貌,但他显然不知道会变得那么厉害。他从小带着沈一生长大,却竟然在沈一生站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还认不出,

“李叔,麻烦您快带我去见我母亲好吗,”沈一生急急的问道,

“嗯,好好,走”被称作李叔的管家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到了医院,打开门,看到躺在床上的母亲,沈一生瞬间明白了什么叫做心如刀绞,她的母亲她的父亲,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沈一生蹲下身子,头疼得要命。

“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沈一生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母亲的床前,母亲缓缓睁开了眼,看了沈一生一会子,才微微一笑,

“你来了,沈凉,”

“嗯,妈,我来了,”沈一生握住母亲的手,沈一生不得不承认,虽然从小就母亲一直待她不冷不热,但真的到她躺在这儿的时候,沈一生才明白有些东西是割舍不掉的,比如亲情。还有些东西是永远忘不掉的,比如季子楠。

沈母(沈一生的母亲)盯着沈一生看了好大一会,然后开口:“扶我坐起来吧,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沈一生扶起李母的上半身,站在一旁的李管家把床头摇了上去。

“李管家,你先出去吧。”沈母说道。

李管家走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下沈一生和她的母亲。

“你知道为什么沈家都倒闭了,沈氏也该名换姓了,所有人都走了,李管家还一直没有走吗?”

(作者:看到这儿你是不是以为李管家和沈母有那么一丝丝藕断丝连的关系类,我只能说,小主,你军阀剧看多了,这不是那种管家与夫人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了却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在一起,一个做了夫人一个做了管家,最后终于老爷死了,管家和夫人在一起的戏码。当然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也可以码给你看【挑眉】。看了题目的你竟然怀疑沈一生是管家和沈母的【扶额】我竟无言以对。)

“为什么?”沈一生问,

“如果刚才不是因为你的眼睛,我也许还认不出你。”

“啊?”沈一生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

沈母笑了笑,“你的眼睛一点也不像我和你的父亲,”

“是啊,小时候还问过为什么呢,”沈一生不明白沈母为什么这样说,但还是想起以前她问爸爸:“爸爸爸爸,为什么我的两个眼睛不一样呢,”

“因为只有小天使的眼睛才这个样子啊。。看我们一生的眼睛多漂亮啊。”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沈母看了看沈一生的眼睛。

“有一对夫妇,”

故事:(因为怕大家不清楚,所以故事就这样写出来交代一下。潜)

有一对夫妇,年轻的时候忙着挣钱,每一次怀孕都会去流掉,他们觉得以他们的年龄和他们的事业,他们要孩子还太早,总是想着等两年等再挣多一些钱,有足够能力抚养孩子了再生。慢慢的他们的公司越做越大,接触的人也越来越多。那天晚上,男人回到家,打开客厅的灯,像往常一样准备收拾收拾去洗澡,但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总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看。

“谁,”男人喊出声,

诺大的房间没有人回答他。他摇摇头自嘲笑了笑,自己又在吓唬自己了,

他进了浴室洗澡。

洗完澡出来,他又有了那种感觉,像是被人监视的感觉,(作者:好可怕,我不敢码了,现在晚上十一点我自己在家55555)

他听到微弱的一个声音,然后又没有了。但是他确定自己听到了,

他站了起来,“救我,”又有声音传来,

他往厨房走去,“救我,”声音越来越接近,他猛地打开厨房的门,(作者:他不晕我都晕了。)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一个人躺在他家厨房的地板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身上到处是血,看上去是枪伤和刀伤,他往前走了两步,又一个声音从厨房下面的柜子里传出来,他颤抖着手打开柜子,一个婴儿躺在柜子里面,他吓的跌坐在地上。

“救救我,”躺在地上的人朝他伸出手,“求求你救救我,”

他愣了一会,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准备叫救护车,

“不要打电话,不要去医院,他们会找到我的,求求你了救救我吧,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我不是坏人。”

“那我……该……怎么救你,”男人连声音都颤抖了,

“有没有医药箱,拿来帮我止血,”

“哦,好好,”男人从地上站起来,腿软的差点又重新坐下,踉踉跄跄的跑上楼,拿了医药箱。

关闭